长安共长欢

羡澄晓薛,本体一个澄吹。

【晓薛】非歌(二)

-结局不定。
-ooc归我。





晓星尘一直没放弃寻找。

他有上一世的记忆,他有对薛洋的怨恨,也有不解,他忘不了薛洋哄骗他亲手杀死宋子琛,他也忘不了阿箐。

但大概最忘不了的,还是义城那几年里,打打闹闹的岁月。

也最不舍。

他终于等到了小薛洋的出现,却也终究没改变他断指的命运。

见状,晓星尘两步并一步上前抱起小薛洋,手足无措,轻声道,

"不怕,道长哥哥在呢。"

你别哭,你一哭,我抱你的手就不稳了。




小薛洋痛的昏昏沉沉,口中呢喃细语,听不清是喊妈妈还是爸爸,也听不清他是口渴还是肚子饿,只是昏昏沉沉的,好像半夜梦深时的呻吟。

晓星尘用自己额头碰了碰薛洋的额头,意料之中的滚烫。


手指溃烂,伤口感染发炎,疼痛也在侵蚀着小薛洋的心智。加上严寒多日,小薛洋的身体早已经羸弱不堪。

但好像和前世一样,对生的渴望使薛洋坚持到了现在,也和前世一样,不人不鬼。

可怜吧。



晓星尘一步步的抱着薛洋顺着来路往回走,他走的有些急躁,偏偏路坑坑洼洼的不好走,薛洋的情况简直一刻也不能再等了,也不知道伤口恶化到什么程度了。




评论

热度(17)